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BBC Sherlock】Drown 溺(莫福哥特风短篇)一次完

庄园主莫娘,侍从卷福与花生的设定

Warning:角色死亡注意,哥特黑化OOC

---------------------正文---------------------

“爱情不过是一种疯狂。”——皆大欢喜 3.2


这确确实实是两个疯傻之人的故事——一个学不会表达,另一个学不会领悟,用简明扼要的语言无法表述它。我该怎么表达我对我那夏洛克——我那亲爱的,迷人的夏洛克——的爱呢?我的天使,我的灵魂,我的原罪。每当他靠近的时候我的心跳得多么地块!每当我看见他的容颜我的手颤抖得多么剧烈呀!并且——啊!当他露出那充满神赐魅力的笑容的时候我的双眼泛着多么出神的狂喜!我从不是一个多语之人,但为了他,为了我的夏洛克,我能写出上千首优美的诗篇。


在那昏暗幽闭的房间里,我的母亲葬送了她的性命,在同一个地方我来到这世上。那座维多利亚时期的钟楼,充满时间痕迹的大厅,布满壁刻与油画的长廊构成了我的整个童年。在那段度日如年的时间里我徘徊在灰蒙蒙的,世袭的回廊中,沉溺于我自己的思想中。我居住在我的家族用怪异的想象力建立起来的荒野之上,但说我活过——真正地活过——是毫无意义的。有时夜半我伴随着颤栗而惊醒,一阵空虚之意像蛆虫吞噬着我。如果我有心的话那心也必定是空洞的。多年以来我看着自己的灵魂变得泛黄,腐朽。突然的恐慌把我紧紧攥在他那恶毒的魔爪里,因为我知道——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被降为尘土,随风飘逝。但我是多么地有耐性啊!去问那些侍女,问那些管家!——呻吟,抱怨,这些事我一件都没有做,他们会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给出一声哪怕宇宙间最微弱的轻哼。


当我们双眼相视之时我便知道夏洛克是那命中注定之人。多么美丽的眼睛!世间最出色的世人也绝不可能形容出它们的清秀典雅;最优秀的画家也绝不可能描绘出它们瑰丽的色泽。整个宇宙因为他的双眼而显得黯淡失色;他的双眼才是真正的整个宇宙。我望进他的双眼,看见星夜的点点光芒,我听见蔚蓝色海洋的旋律;我看见冬雪的纯净。那双眼睛啊!我将迷失在它们最纯挚的平和中。还有他的头发!微风拂动着他被阳光亲吻过的头发随意飘动。那迷人的黑烧起来,像野外熊熊燃起的火焰。啊,阿波罗那装饰华丽的光环啊!啊,达芙尼斯悠扬的和旋曲啊!那是我的心跳动的声音吗?死了,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它早已逝去了啊!“活着!”它放声唱着,“活着!”


即使夏洛克与我是多么地不相同,自从我们相遇的那天起,我的心从未停止过为他而跳动。他花一整个下午研究上百种不同烟草间的差异,我在昏暗的黄昏时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沉溺于开膛手杰克的传奇故事。我承认自己向来充满矛盾;我的半个灵魂迫切地想要去诉说,另外半个却极力阻止。时光匆匆流逝但我的热切之情仍然深埋于心。它会被时光的暴风雨冲刷得消失殆尽吗?不,我说——绝不!


爱情多么地令人难以琢磨。为什么人们可以在庆祝它的存在的同时,被它所带来的苦痛折磨得半死呢?最终我决定不再忍受这般折磨。


我手执玫瑰四处漫步着寻找我的爱人,那玫瑰是我在日出前亲手所摘。多么奇怪!——这些回廊原本阴郁昏暗,现在它们全变得通透明亮。阳光的温暖穿透了有格子架支撑的窗户,空气中弥漫起一层天鹅绒般的轻纱。我走到钟楼时看见了他,夏洛克,我温柔甜美的夏洛克。我向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使我的心跳加快。周围的树丛再也不能妨碍我的视野,整处林中空地被展现在我眼前。啊!是谁站在我爱人的身边?是谁有着那金色的头发和宽阔的肩膀,敢站在他的身边呢?他充满爱意地抚着他的发丝,那是我从来没有从他那得到的爱意。我向上帝起誓,让我从未见过他们吧,或者,见过他们之后,让我立刻死去!


我不知我在害怕什么。但我像个戏剧里的丑角离开舞台一般从钟楼狼狈逃回。在我的房间里我倒进椅子里。手上传来一阵剧痛。我向下看去——那被我紧攥着的玫瑰烧了起来!烧得疯狂,不知停歇。寂静被我尖锐的哭喊而打破,我将那被诅咒的花儿扔在地上,恶狠狠地踩在它上面,陈旧老朽的地板在下面抱怨着我的恶行。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每一脚都像是践踏在我的心上呢?


我不记得那究竟是哪一天,时间在我脑中如枯枝缠结。在默想中我听见响起的敲门声。为什么我的寒战难以抑制?空气中充斥着怪异,现在发生的事情无法去解释。敲门声越来越响了,我半死不活的心脏正在跳动中一步步逼近它的消逝。我打开房门便看见了他——夏洛克——啊,我甜蜜又令人憎恶的爱人!他的双眼诉说着他的紧张感。他说起了他想要讨论一些——如他所说——迫切事宜的来意。


我们来到钟楼对面的巴兹桥,那从不是我最喜欢的场所。我问他有何事要谈的时候多么的小心翼翼啊!他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轻声呢喃着他想要与一位侍从结婚的意图。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他怎么能在这恶毒的时刻提起与别人的婚事呢?他的双唇以最怪异的姿态蠕动。啊!他那该死的嘴停不下来!那位曾经让阿多尼斯相形见绌,使那喀索斯黯然失色的人在哪儿呢?他再也不是我的爱人了,却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肮脏的爬虫!我多么绝望地想要摆脱眼前这幅景象!上帝啊,或是撒旦,无论是谁——宣判我的死刑吧!我究竟是犯下了多么深重的罪孽才要让我忍受这般的世间悲剧?我看见——我看见天使们从血红的天际降临,我乞求你们,带我走吧!


在无上的欣喜下我离开了自己腐朽的躯体。但为什么那堆丑恶的肉块,没有瘫倒,没有移动哪怕一英寸,仍然伫立着,面对着夏洛克和他水晶玻璃般的双眸呢?我凝固于半空中。紧接着它动了——是的——看在地狱的份上!哪个被诅咒的怨灵侵占了我的躯体?哪个肮脏的灵魂将夏洛克推入了湖中?他像只丧失飞行能力的鸟在绝望中挣扎。“不!”我惊叫起来。再无情的背叛也换不得命运终结的苦果。我悲哀地注视着他的面容,忍不住再看一眼那他双仍然绝美无伦的蓝色双眸。当我看见对美丽宝石上那不纯净的污点之时险些窒息。那污点变换着形状,我意识到那不再是一处污迹,而是倒影,他那该死的心上人的倒影!我的心脏在严冬寒冷的苦涩中被摔成碎片。但这次疼痛消失的速度之快使我感到如此地奇怪——几乎当湖面回归平静时它就停止了。我发现自己在我的房间里,被彻底的孤独环绕。我归于孤独之中,真真正正地归于孤独之中。


我通过格子窗看向花园,颠茄生长得无比繁盛。突然一位极为可爱的侍从从我的脑中划过。我呼唤他的名字。他的双手在西装前扭在一起,脸色比坟墓的居住者还要苍白。顺着他急促的呼吸声我听到他的心跳,多么地微弱!——对我来说是何等的愉悦!他的双眼溢出惊惶失措的神色,金色的头发散乱。


“约翰,”我说,血液在我的体内欢唱,“你能做个好心人,从巴兹桥边的树上摘些苹果给我吗?”

-------FIN-------

注:达芙尼斯:希腊的牧歌创始者,希腊牧神

       阿多尼斯:希腊植物神,阿芙洛狄忒爱恋的对象

       那喀索斯:自恋的美少年,名字同水仙花

     (其实这些人是谁都不重要只要知道他们都很好看就行了...)


这篇东西原本是我的作业之一...觉得开心就翻成中文了 对于这种廉价版的哥特画风表示抱歉啊哈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写!一定会补的!忍住别打我:(((((((


Luna x.

评论 ( 5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