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Coldatom】时空浮灵 半AU 穿越时空梗(短完)

Raymond Palmer三更半夜孤零零地坐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不同角度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地面上堆叠着杂乱无章的影子。窗外的天空没有一点星星的痕迹。

他拿起一把螺丝起子对着尚未完成的手部盔甲一阵折腾。

“快了…”桌子上的手赞同地跳起了舞。

“唔——或许换一个working magnetron17会更好?”他自言自语道。

“Raymond。”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Ray感到脊椎骨一阵酥麻。环顾四周,除他之外唯一的活物只有他的影子。警报系统安静得像只睡熟了的猫。

嗯…二十四个小时不睡觉不至于会出现幻觉吧?

“Raymond。”

或许是我的潜意识在和我说话,哦,这想想还挺酷的。

“嘿,潜意识先生,你想要些什么?”Ray继续调整着自己最得意的发明,“按照恐怖电影的情节,你现在该说‘就在你身后’了。”

哦看看你自己,Raymond Palmer,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自言自语,像个…疯狂科学家。好吧,装完这个齿轮我就去睡觉。

“事实上,我在你眼前。”

Ray猛地抬起头。桌子的尽头,一个半透明的人影上下飘忽,看起来有些不稳定,像电视失去信号那一瞬间扭曲的画面。电灯开始扑闪。

哦好极了,为什么我刚才要提到恐怖电影呢?

Ray拿起还连着电线的手铠,向后跳了两步。

“嘿,Central City的metahuman,尝尝这个!”

“等等,Raymond!”对方猛地趴下。

机械手铠中央的圆盘对着墙射出一束镭射激光,烧出一个不小的洞。

显然反应时速还要调整,太慢了。

“该死,Raymond,你就不能听我解释?”对方从桌子下探出头来,听起来有些愠怒。

“好吧,我听你解释,但是你只要凑进一步我就打开镭射枪开始转圈儿了——我可不管我会烧坏什么东西,这些可都是买了保险的。”

“我不是什么metahuman,”他说,翘起一侧的嘴角,James Dean一般深邃的双眼盯着Ray。后者感到脸颊有些发热。

“那——”

人影晃动的更厉害了。“我想,我大概已经死了。”

“啊哈,所以我之前说的恐怖电影还真没错。”

“哦得了,你不是某个特别有名的科学家吗,就不能想想怎么帮我?”

“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算是吧。这地方特别好找,老远地就能看到外墙上的‘Palmer’说真的,别这么招摇。”

“如果你说话客气些会非常不错,”Ray叹了口气,“其实,我不觉得你是死了。”

“我不觉得有任何人经历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儿还能活着——简单来说,一颗巨大的炸弹爆炸的时候,我站在它旁边。”他语调极其平淡,像是在讲一个陌生人的故事。Ray看不见他不断晃动的身影下藏着的哀伤。

“嗯…好吧,你跟我来。”


两人来到一间独立的实验室。Ray在操控面板上按了几个键,一间独立隔离舱的玻璃门滑了上去。

“这间试验舱会帮我分析你的分子结构,然后我们就能知道你到你是呃…死了还是没死了。”

对方不情愿地飘了进去,舱门应声关上了。

“可能会有些难受。”

“别当我是个小孩似的,”对方挖苦着,在舱里声音显得有些闷,“难不成等我出来的时候你还要给我一根棒棒糖?”

“如果你想的话,葡萄还是汽水味?”

“显然你也听不懂讽刺和问句的区别。”

“嘿,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说话总让人听着不舒服。”

“Too bad,我就这么说话。”

“最后一个测试…好啦,出来吧,”Ray说,“我想分析结果很快就能出来了。”

一旁的显示屏跳出好几个图表。

“Hmmm…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什么情况?”

“你之前所说的爆炸…是在什么时候?”

“…不久前,”他说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你到底打不打算说我到底怎么了。”

Ray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你——并没有死,好消息,是吧?”

“但是你现在这种状态…我从未见过,你确定那场爆炸是在不久前吗?”他继续道,“根据分析来看,你被分子化到另一个时空了。”

眼前的“幽灵”瘪着嘴。“说人话。”

“唔,就是说——构成你的分子打散了,无法完全重组,而且现在你应该分散在不同的时间流,所以才会显得这么不稳定。我想你除了讲话之外,是无法触碰到任何实体的。”

对方突然倾侧身子伸手去撩拨Ray垂在额前的头发,手指穿过了Ray的身体。他冲他眨了下左眼。Ray满脸错愕。

“试试又无妨。”他耸了耸肩。

“关于那场爆炸——”

“Blah,blah,blah,记不太清了。”对方翻了个白眼说道。

“理论上,这场爆炸必须在一个在时间维度的尽头产生…维度尽头…?你很有可能不是在这个时间线上被炸死的…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帮你,或许你再给我几天我能想出什么办法——等等,你要去哪儿?”

“离开这儿,还不明显吗?”

“可你现在这样——”

“我只想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些什么,现在目的达到了,”声音融进空气里,“再说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你现在有全宇宙的时间!”Ray着急起来,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去见。”

“可你现在这样——”

“不要紧,他不会认识我的,这点正好。”

“哈?”Ray始终没有弄清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

“至少——”他说,“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显然你已经知道我的了,有些不公平,不是吗?”

逐渐远去的身影犹豫了许久,转过身来。

“Leonard Snart.”


“我不敢相信我们要和一群罪犯一起去拯救世界!真是在开玩笑!”黑人小伙儿咕哝着,双臂紧抱在胸前。

“所以你就是他们所说的罪犯?”Ray站在一脸邪笑的男人面前,眨巴着眼睛,“羽绒服挺好看的。”

“别指望我会说谢谢。”邪笑转变成了堆笑。

“Raymond Palmer,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Leonard Snart.”

“Leonard…”Ray叨念着对方的名字,竟感觉一阵莫名的失落,心脏被包在小小的气泡里,仍能呼吸,却压抑得难受。

“听起来真耳熟,我们之前见过吗?”

“我想没有。”

-------FIN-------

 @懒の智者 啊啊啊抱歉拖了这么久:((((((((((((((((((  不知道合不合要求...已尽力 这个梗其实我很喜欢 以后可能会延下去写长篇?感觉好像是一个flag呢):-(


其实我不知道这篇是BE还是HE 大家自己看个人感觉啊哈哈


Luna x.

评论 ( 1 )
热度 ( 12 )
  1. 呪言連斬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在天上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