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BBC Sherlock】Pygmalion's Dream 作家约翰AU(福华HE)(II)完

附后记(其实就是碎碎念●▽●

上半部分请点这里

---------------------正文---------------------

-2-

夏洛克是个侦探,咨询侦探,全世界独此一家,他自创的。他的上百亿个灰色小细胞组合在一起,是一台精妙运作的机器,各色谋杀案是它必须的燃料。

“连环杀人案!这简直就是圣诞节!太棒了!”他时常在贝克街221B里激动地跳起来。

“夏洛克,你这么说可不好。”他的房东哈德森太太手叉着腰,小声地嗔怪着。她深知自己这位租客这样的习惯是改不了了。夏洛克没有了绝妙的案件就没法活下去,对他来说,案件就是全世界。

没有案子的时候,他百无聊赖地蜷曲在公寓客厅的黑色沙发里,头发蓬乱,像只生病的小猫。

 

“哈德森太太,我的大脑,它闲得发疯。如果不工作它就会生锈。”

“你一直在说的的烟草分类怎么样了?”

“我昨天就整理完了。”

“哦夏洛克,我想你那位苏格兰场的朋友会给你带来些好消息的,或许是连环谋杀?你就喜欢这些,不是吗?”她安慰着那位看起来似乎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的租客,在他身旁的桌上放下茶。

“能来些饼干吗?”

“我可不是你的管家,亲爱的。”

“饼干?”

哈德森太太呼出一口气,无奈地往外走去。过了不久,一小碟饼干出现在茶的旁边。

夏洛克没有喝茶,也没有吃饼干。等哈德森太太离去之后,他从沙发里爬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

“如方便请速回221B,如不方便,也请速回。——SH”

他如是写下信息,紧接着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扑闪着眼睛,他把那条信息删掉,窝回了沙发里。

因为他没有在自己的通讯录里找到约翰·华生这个名字。

一定是大脑太过空闲的原因,他想,立刻转身起来去冰箱。

巨大的玻璃瓶放置在桌上的瞬间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夏洛克凝视着瓶中一滩猩红,玻璃壁上呈现出一位男子的倒影,阳光一般温暖的头发和略显憔悴的倦容,但目光依旧锐利而炯炯有神。

他使劲儿地眨了一下眼睛,睫毛撞在眼睑上。现在他盯着自己的倒影。

纤长的手指穿进乳胶手套里,夏洛克拿起一把汤勺,打开了瓶盖。血的气息蔓延开来。

 

没有案子的时候,侦探时常整天在沙发上躺平,或是用枪射击客厅的墙,以及做他那些稀奇古怪的实验。他的大脑不能没有刺激。有案子的时候他时常一连两三天不睡觉,精神亢奋得让哈德森太太无比地为他担心。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他的大脑也不会让它的主人闲着。

夏洛克也像常人一样做梦。有时候他将一起陈旧悬案的资料输进思维宫殿里,将自己放入脑中,试着去揭开背后的谜团。这对他来说,也属于“睡眠”的一种方式。 有时候他梦见自己的那讨嫌的兄弟迈克罗夫特登门拜访,他胡乱地拉起手中的小提琴,声音像指甲划过金属一般尖锐,硬生生地将前者又赶了出去,而现实中盖着被子的侦探也会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但有一天他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梦,梦见一个叫约翰·华生的前军医。

“你喜欢冒险吗?”他问对方。

“想看更多吗?”

“太特么地想了。”约翰回答说,笑着的时候眼睛弯成好看的半月形,看起来和他的头发一样温暖。

这个梦显得无比地陌生而又与众不同,但夏洛克梦见约翰的时候像是有人拥抱着自己的心脏,像对小婴儿一样给它唱催眠的摇篮曲。一朵粉紫色的棉花糖。

梦中的所有面孔都是现实中见过的。但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约翰呢?他冥思苦想,脑中的神经连着心脏一阵抽疼。

梦醒之后,他连忙在自己的思维宫殿里输进约翰的所有相关资料。

 

夏洛克直愣愣地伫立在厨房正中央。

楼道间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哦上帝!夏洛克,你都干了些什么。”听到爆炸声连忙赶来的哈德森太太抱怨着。

侦探缓缓地转过来,依旧失神,身上盖满了血,像个从战场上回来的亡兵。黏在天花板上的肉块一个接一个地落下。

“我…马上就收拾。”他说。

“你这样会吓坏来访者,你那些顾客看到这些可不会想继续找你帮忙。”哈德森太太无奈地说。

哈德森太太走后,夏洛克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身上还未完全干涸的血蹭到了床单上。

他双手合十抵着下巴,闭上了双眼。

“新案子?”约翰从报纸背后抬起头来。

“泰晤士河边,发现了尸体。我和雷斯垂德说我们一会儿就到。”

“我也一起去?”

“当然了,不是你自己说要冒险的吗?而且没有了你我会不知道怎么办的。”夏洛克已经披上他那件黑色大衣,跨出房门,抵着门框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游戏开始了,约翰。”

 

“夏洛克!夏洛克!”哈德森太太惊恐的表情映入眼帘,“哦老天,我以为你昏过去了。你成天让人为你瞎操心,别总是像个孩子。”

双眼有些刺痛,夏洛克恍惚间支起身子,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思维宫殿里,与约翰解决了一系列的连环杀人案,而在现实中,他在床上躺了五个小时,叫也叫不醒。

“抱歉,厨房我会收拾的。”他说。

夏洛克意识到一个极为心痛并令自己害怕的事实。一个即使是在思维宫殿里,他也不敢对约翰说的事实,哪怕他已经在自己的心里写上了无数遍。

他爱约翰。


-3-

新闻依旧铺天盖地地报道着连环自杀案的消息,整个伦敦市显得有些人心惶惶。

谋杀…谋杀…约翰坐在书桌前,手里攥着一支笔。

夏洛克的故事已经很久都没有继续了。但约翰每个晚上依旧做梦,与夏洛克穿梭在伦敦的大街小巷之中。

他木讷地盯着电视屏幕,突然冒出来一个怪异又可怕的点子。

打开电脑,公寓里响起了键盘的敲击声。这一次,他写下了自己与夏洛克的故事。

他写到指尖麻木,猛地关上电脑,整个人陷进椅子里,脑中充溢着的血液慢慢冷却下来。他渐渐地睡过去。

约翰被手机铃声吵醒。

“您好…麦克?…不,我没有什么事要做,但是我们昨天刚见过——”

手机中传来一阵笑声。“昨天?哈,约翰,你可真会开玩笑,伦敦的火车大概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吧?”

几个小时后,相同的地点,相同的咖啡,麦克甚至穿着相同的衣服。

你确定我们昨天——"

“你记得上次你和我说的室友的事吗?”

“室友?”约翰越听越感到疑惑。诡异至极。

“是啊,”麦克凑近了些,“上次你说自己想找个室友,但是有谁会想和自己当室友呢?你猜怎么着?今天上午有人和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约翰彻底地毫无头绪了。“可我从来——"

“你们一定要见个面,我觉得你们会很合得来的。”麦克再次打断了他。


约翰站在巴兹医院的楼道里,灯光刺在脸上有些使人发痒。麦克走在他旁边,微胖的脸上依旧挂着那过度热情的笑容。

“我这位朋友的性格有些…古怪,我希望你不会介意。”

现在说这些话或许有些迟,约翰想,拼命地回忆着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说过室友的事情。而且昨天麦克明明…自己真是太精神恍惚了。他不自觉地感到有些紧张,连周围的空气都透着迥异的色彩。

顺其自然吧。“古怪?”约翰问。

“他喜欢捣鼓一些别人都不懂的玩意儿,科学实验,我想。不是医生,却是这里的常客。”

“来这里借实验室做实验?我以为巴兹的实验室是只对内部开放的。”

“没错,但他算是…嗯…一个特例吧。我想他帮了苏格兰场很多忙?而且似乎他的哥哥做着什么很重要的工作。”

“啊,他是法医鉴证师。”

“哈,不是,不过我想他比苏格兰场的那些鉴证师都要来得厉害得多!要知道,约翰,他真的很了不起,虽然有时候有些…脾气上的毛病。”

走廊尽头,两人走进了一间实验室。空中飘过一阵棉花糖般的气息,这在实验室里可真是太不寻常了。

“能给我一根滴管吗?”坐在桌前的人头也不抬地伸手问道。

约翰未加思索,拿起一根滴管向他走去。

“你好,这是我的朋友,约翰·华生,”麦克介绍说,“约翰,这是夏洛克——约翰?”

前军医此时一动不动地像座刚出土的希腊雕像。

“你们慢慢聊,我去倒杯咖啡,嗯?”他转身离去。

“夏洛克…"

对方抬起头,笑了。

“阿富汗还是伊拉克?”

“夏洛克!”约翰叫起来,血液涌进大脑,一时他除了眼前人儿的名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在做梦,我知道的。”过了许久,他小声叹息着,有些哽咽。

夏洛克无比认真的注视着约翰,眼中有什么东西翻着微光。

“这次不是,约翰。这次不是。”

他起身走向门框。“来吧,约翰,我想还有一起连环自杀案在等着我们呢。”

-------FIN-------

这篇文写得有些混乱 意识流的东西比较多 自己文力不足抱歉

澄清一下 第二节里的夏洛克不是约翰笔下的夏洛克,可以把两个人看作是平行世界吧,但是两人互相梦到了对方,然后约翰写下了故事,嗯…(关于文中的哪一段是现实,哪一段是梦境我并没有特别刻意地去规定...大家可以跟着感觉走(ㄒ▽ㄒ)


至于结局…或许是约翰梦见自己与夏洛克在一起解决粉红的研究一案。或许那只是他写下的故事。 或许夏洛克最终一直在自己的思维宫殿里没有出去,与自己想象中的华生一直在一起。不知道呀,或许他们的世界真的交汇了呢。


我只是想到缸中之脑的假说,如果我们只是一个缸子里的大脑,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你是要现实还是要梦境?梦境有什么不好呢?至少他会给两个人一个机会亲口说出那句“我爱你”。如果遇见你是一场梦,那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题目Pygmalion:一位希腊神话中的国王,他爱上了自己雕刻的少女雕像,向爱神祈求,最终爱神被感动,赋予了雕像生命。我没放在一开始是担心会剧透...


Luna x.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