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BBC Sherlock】Pygmalion's Dream 作家约翰AU(福华HE)(I)

皮格马利翁之梦...标题太长中文写不下...

约翰是个作家,有一天,他梦到了一位叫夏洛克的侦探...

(这篇大概是我最近会更的最后一篇文了...下周会很忙,但是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给大家写梗的QQWWQQ

下半部分请点这里

---------------------正文---------------------

-1- 

火车开得很慢,窗外的景色丝绸般缓缓滑过。靠近列车末尾的车厢内,阳光透过玻璃映出两道欣长的剪影。

“很漂亮,不是吗?”其中一道剪影的主人放下手中的书,侧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眼中映出森林的点点墨绿。

“不算太糟,我想。”坐在他对面的旅客说,不自在地抚着自己的金发。“他在对面坐下后从没和我讲过话,一直闷头看书,直到刚才”,他在心里摸索着,突然打破的寂静使得他有些如坐针毡。

“啊,我似乎忘了最基本的礼仪,鄙名麦克·斯坦福。”他一手扶着自己的眼镜,向对面的人儿投去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原谅我——这本小说真是引人入胜。”

麦克将面前的书往前推了推,金发的旅客往封面扫了一眼; 《无人生还》。

“我这人有个坏毛病,一本书一定要一气呵成读完,不然就全身不自在。方才在车站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沉醉其中,上车后便片刻不留地将它读毕,一时竟丝毫未注意到周围的情况。”

原本略显凝重的气氛变得轻活,金发的人儿也笑起来。“真正的小说爱好者,哪个不是读起书来,连命都不要了呢?”

“极有道理,先生也是小说迷?”

“算是吧,只不过我和大多数人欣赏它的方式不同罢了。”他扑闪着眼睛,“似乎我也尚未介绍自己?约翰·华生。”

麦克愣了一会儿,瞬间满脸吃惊的神色。“啊----先生之前是否在圣巴塞罗缪医院实习过?”

“啊…是的,先生怎么知道?”

“我总觉得当时看见过你,在走廊上。我们当时还打了招呼。”

“啊…”约翰皱着眉头思索着,“请原谅,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不必在意,我现在比当时重了些,认不出来也是自然。”

麦克稍稍向前倾了些。“那么华生——约翰先生也是在返回伦敦的路上吗?”

“是的,之前我想换个环境,新鲜的事物总是有助于想象力的,我想。”

“哦?先生现在是个艺术家——?”

“算不上,只是闲来无暇写写小说罢了。”

“小说家!那我倒是真要看看约翰先生写的故事了,想必是精彩绝伦。” 麦克没有注意到对方眼中转瞬即逝的哀伤神情。

“说不上,”约翰挤出一个笑容。

麦克仍是满怀笑容地看着他,眯着的眼中映出对方有些黯然神伤的面孔。


约翰百无聊赖地半趴在公寓房间的核桃木书桌上,他那原本顺从的金发显得有些散乱。

前一日在车站和麦克道别,约翰回到了自己位于伦敦的住所。安顿下来,收拾完衣物,已是深夜。由于旅途的困顿这位作家兼前军医先生倒头就睡,却翌日清晨就醒,之后虽是仍带着满满的倦意,却再也睡不着了。他干脆悠闲地冲了个澡,等到烘培坊开门的时候去买了些面包——有些不新鲜,也略微烤过了头,但他并不在意这些。

伴随着门轴戛然转动,约翰回到了公寓,一心想找点儿事做,让自己的头脑不那么放空,哪怕仅仅是一些琐碎的,微不足道的事。

指关节敲击在上面发出的声音沉闷而又清脆。他下意识地瞥向桌角的一本棕褐色笔记

“Sherlock Holmes”棕色的纸质封面上,他自己的字迹写着。

他闭上眼睛,一遍遍地对自己重复着这个名字,呢喃声融进空气里。

接着,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刚结束军医生涯的约翰小小的心房是空的。

“你的博客写得怎么样了。”心理医生手中捧着本子询问道。

约翰瘪了一下嘴。“挺好的。”

“你一个字都没写吧。”

“你是记下我有‘信任问题’了?”

“约翰,你是个军人,要适应平民生活没这么简单。把你的经历写下来,会很有帮助。”

“可我…没什么经历。”约翰发自内心地如是说。

无数次的辗转反侧,條然惊醒,汗水浸湿身下的床单。过去的种种仍然拽着他的脚跟,潜入他的梦境。但约翰显得极为矛盾。生活千篇一律,红色的双层巴士飞驰而过,街角传来咖啡和鲜花混合的香味,空中飘着小得让人懒得打伞的连绵雨。他每日咀嚼着索然无味的空气,内心仍然渴望着冒险。


在那一天,红色的巴士照样从窗前的路面上驶过,咖啡与鲜花的气息依旧若隐若现,雨下得比平时大了许多。约翰·华生先生端坐在椅子上,在自己那还算宽敞的公寓里开始做梦,梦见一个叫做夏洛克的侦探在整日解决疑难迷案。

Sherlock Holmes。他匆忙抓住这个转瞬即逝的名字,小心翼翼地将他捧在手心里。

一杯杯加了奶和糖的咖啡化作约翰笔下的故事和他逐日加深的黑眼圈。两个月之后,夏洛克成了约翰笔下独一无二的主人公,足迹踏遍无数城市和小镇。

约翰自己也对他着了迷。贝克街221B的夏洛克,伦敦的夏洛克,他的…夏洛克。每当约翰禁不住这么想的时候总会伴随着一丝失落与寒颤。

夏洛克不是他的,从来就不是。约翰坐在电脑前,对着泛白的屏幕,疯狂地敲击着键盘,感受到自身的无力。侦探书写自己的故事,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记录者罢了。

不知什么时候,约翰不再继续夏洛克的故事,每一寸笔墨都显得无比艰难。

在他那间还算宽敞的公寓里,约翰继续做着梦。梦中的人儿有着黑色的卷发,缱绻的蓝色笑眼。每一寸轮廓似乎都经过精心雕琢。

“约翰。”夏洛克轻声叫着他的名字。“你喜欢冒险吗。”

前军医冲他眨巴着眼睛。

“想看更多吗?”

“哦,太特么地想了。”

从梦中醒过来的约翰,像是一针空气注入心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停笔数月,约翰踏上了前往英国乡间的火车。可短暂的与伦敦的分离,并没有使他沉睡的脑细胞稍微活跃一些。

或许并不是沉睡,而是害怕与逃避。约翰与那双蓝中带金的眸子隔着一张纸的距离,极远极远。


约翰撇过头去,电视盖过了脑中思绪的嘈杂。

“昨夜在大伦敦深处的一处建筑工地,发现了交通部副部长贝丝·达文波特的尸体…”电视中的男人头发灰白,扫视着四周。

 “死者都服用了相同的毒药,而且尸体都出现在不合常理的地方。”

他愣了一下。谋杀?


约翰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一整晚辗转无眠数个小时,不料却在看电视的时候睡着了。他惊坐起来接起电话。

“您好,我是约翰·华生,请问您是——?”声音有些沙哑。

“约翰?记得我吗?麦克,麦克·斯坦福。”

约翰笑起来,他差点忘了,几个月之前两人临别时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麦克的号码应该还躺在自己手机的某个角落里。

“哦你好,麦克——”

“近来还好吗?我们找个时间喝杯咖啡怎么样?”

“哦…嗯…好的。”

几个小时后,约翰捧着一杯咖啡,与麦克并排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约翰先生的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麦克唆了一小口咖啡,随意地问。

“还行...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上次说自己仍在圣巴兹工作?”

“是的,唉,别提啦。”

“工作不顺心?”

麦克半打趣地说:“就是那些学生们,有时怪让人心累的。我可真羡慕你,约翰。” 

“哈。”咖啡的苦涩滑进喉咙,约翰仍是笑着。他看起来很瘦,皮紧贴着颧骨,眼角堆出几道皱纹。

人的大脑像是个整日讨糖吃的孩子,只要假装出一副笑脸,它便会迫不及待地相信你是真的心情愉悦了,约翰在某本书里读到过。

至少,假笑比向他人解释自己难过的缘由来得简单得多。

“我可没什么好羡慕的。”他由衷地说。


约翰回到了自己公寓所在的楼前。

眼角的余光映出再为熟悉不过的黑色风衣一角,他怔住了。

不过一会儿那远处的男子转了过来,面部特征能从他站着的地方被看得清清楚楚。他感到鼻腔里一阵酸楚。

我在想些什么呢?他自我责怪着,把失落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咽了下去。

“你是个军人,约翰·华生。”他对自己说。

“你是个军人。”


“夏洛克·福尔摩斯,地址是贝克街221B。” 侦探的声音像一只泛着油彩色泽的气泡,飘到约翰耳边,紧接着“啪”地一下,什么都没有了。

这句话他听到过上百遍,在他乘着被称作“梦”的陈旧木船去追寻侦探的足迹的时候。他讨厌想起那些根本没有发生过的瞬间。

但约翰华生始终不能对夏洛克放手,那个令自己无比难过的人儿,同时也让自己感到无比地幸福,哪怕只是在梦里的那么几瞬,哪怕隔着两人的白纸写不下约翰想说的无数的“我爱你”。

第一次冒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约翰惊慌失措,狠狠地试图将它烧得灰飞烟灭。显然那是起不成功的谋杀。

他爱夏洛克。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