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BBC Sherlock】When I Grow Up...(II) (福华短甜)(童年梗)全文完

论小约翰是怎么找到自己未来的工作的

---------------------正文---------------------

几个星期下来,约翰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同桌是个有些特别的人。在数学课上,夏洛克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完成了二十分钟的小测,却被老师记了过,因为他在做完题目之后把面前的桌子一推,大声嘟囔了一句“无聊”。学校认为这是对教师的不尊敬行为,自然也就没有特别在意那次测试他得了满分这件事。

班级里的同学都十分友善,但他们似乎都不太乐意和夏洛克呆在一起。约翰不在意这些,这些天来,夏洛克成了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题。整个约翰家都知道了这个叫夏洛克的朋友。“你整天夏洛克来夏洛克去,烦死啦!”哈里时不时在餐桌上埋怨道。


某个星期二的下午,英语老师因家事临时请假,小约翰所在的整个班级获得了四十分钟的玩耍时间。约翰歪着头坐在学校那一片开着蒲公英的草坪上,看着他的同学们玩着诸如骑士与龙之类的游戏。

“嘿!我已经用我的长剑击倒你啦,你该倒下了!”那位扮演骑士的男孩儿有着与夏洛克颜色相同的黑色头发,但不如夏洛克般的卷翘,剪到了十分短的长度。

那位充当着龙的角色的同学不情愿趴在了草地上,模仿着受伤时的哀嚎声。

“下一轮我们得换角色,格雷格。”他说道。

约翰蜷着腿,双手环抱着它们,瞌睡虫围着他打转。

“约翰。”有人叫他的名字。在过去的几个星期,他已经变得对这个声音极为熟悉。

“嘿,夏洛克。”他轻声嘟囔着,甜美的梦境已经抓住了他的发梢,顺着向上爬。

夏洛克拍了拍他的背。“嘘——跟我来。”

约翰眨了眨眼睛,仿佛要把头脑里的困意都赶出去似的。他金色的睫毛几乎要扫到脸颊。

夏洛克拉起他的手,两人一溜烟地跑了。看着孩子们的茉莉小姐有些粗心,待她回过头时也没有发现早已跑远了的男孩们。

“哈——哈。”约翰双手撑在大腿上喘着气,此时他才注意到夏洛克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半掩在校服外套宽大的袖子下。

夏洛克注意到了约翰疑惑的目光。“喏,我在草坪后面那棵橡树下发现的。”

几乎没有羽毛,还有些湿漉漉。一只雏鸟的尸体,冷冰冰地。

“不是我…如果你想问的话。”他看着约翰瞪大了的双眼,解释说。

约翰突然明白了夏洛克的意思,使劲地摇着头。“不,夏洛克,我自然不会觉得是你。”

“那我们走吧。”

约翰并没有多问些什么,跟在夏洛克身后。

“你今早放进口袋里的曲别针和橡皮筋,还在那儿吗?”在那栋约翰从未涉足过的红砖屋子二层的某扇紧闭着的门前,夏洛克突然问道。

“哇哦,真了不起!你怎么还记得——”他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眼神缱绻。夏洛克总是记得许多的事情,除了那位同班同学格雷格的名字。哦,还有那么一次,莎莉沉着脸问他收英语作业的时候他似乎忘记了,对着她说“因为无聊就删掉了”。这件事让约翰疑惑了许久。删掉了?或许是把作业扔进垃圾桶里了,这挺像夏洛克的风格,但会让他惹上麻烦。约翰决定下次要和夏洛克好好聊聊,让他不要再干诸如删掉作业之类的事儿。

无论如何,黑发男孩异于常人的记忆力是他那诸多令约翰称赞不已的方面之一。约翰或许早该习惯了夏洛克的方方面面,但总是忍不住去称赞他,露出一个小崇拜者会有的神情。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都能看到夏洛克眼中的蝴蝶飞舞。他别提有多喜欢那些蝴蝶了。

“还在这儿呢,拿好啦。”他将曲别针和皮筋递给夏洛克,指尖在对方的手心浅浅地划过,“这儿是哪里?”

“科学课用的实验室,我想我们借用一下不会有什么事儿的。”夏洛克对着眼前的门一阵捣鼓,“你要是不乐意可以先回去,你找得到路,对吧。”

十有八九会有麻烦,约翰思索着,但是有什么要紧的呢?

“我不回去,草坪那儿特别地——唔——按你的话说——无聊到极点。”他学着夏洛克的语气,还摆出了后者说“无聊”时夸张地伸出双臂的样子。

刷得亮白的门有着不相称的陈旧门轴,转动时发出尖锐的惨叫。约翰抖了一下,随着夏洛克走进了房间。

“冒险。”他小声嘀咕着。

“你喜欢冒险吗?”夏洛克问,一边娴熟地拖过一张椅子爬了上去,现在的实验桌对他来说是一个极为合适的高度。手中的雏鸟被放在桌上的金属盘子里。

“喜欢。”约翰不加犹豫,“你呢?你喜欢什么?”

“嗯…简单地说,不无聊的东西,就像你一样。”男孩的手捏着大孩子们用的解剖刀,显得有些吃力。

“不无聊的东西?还比如你现在在干的?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你得小心些。”

夏洛克点了点头。“别担心我,我之前已经这么干过几次了。我只是想看看它里面是什么样子,我想它现在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我想不会。”

约翰在夏洛克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全神贯注地看着后者拿着解剖刀一阵戳戳刺刺,视线滑过他的每一根线条。

“夏洛克。”

“嗯?”

“你长大以后想干些什么?当个科学家?我觉得你挺有科学精神。”

“我喜欢科学,”他承认说,“但我想我以后——会当个海盗。”

“噗哈——海盗?”约翰笑出声来。

“麦考夫也这么觉得。”

约翰听夏洛克说过他的哥哥叫麦考夫。“不,我只是有些吃惊,没想到你会想当个海盗。但这是我听过的最特别的梦想了,”他摆出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而且我觉得你会是个很棒的海盗,我已经可以想象你带着船长帽站在船头的样子啦。”

“你呢?长大以后想干些什么,约翰?”

“嗯…”约翰蹙着眉,“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哦不过,要是你当海盗船长,我就当你的大副,怎么样?”

“一言为定——啊!”话音刚落夏洛克就叫起来,吓得约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夏洛克!”他也叫起来,“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想我只是划到手了。”

“给我看看。”约翰拉过夏洛克的手。一道口子从左手食指的根部几乎延到了指尖,咸腥的红晕散开来。

“我们去看校医!”


约翰缩在医务室门口的椅子上,双脚悬在空中,不安地晃着。他埋怨自己不该让夏洛克用那些解剖工具,导致又一次地受伤。

没错,又一次地。约翰鼓起腮帮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在心底里默默回忆着夏洛克这星期受的伤。追着一只稀有的甲虫钻进灌木里蹭伤了膝盖,点火柴的时候和安德森吵起来烧伤了手指,因为揭露了某位同学数学考试作弊而被他重重地推了一把,撞到了门上。

这次,锋利的解剖刀划伤了手指,整个食指被绑上了绷带,透着碘酒的气味。

“我说了没什么事儿,伤口很浅,消消毒就没事儿了。”夏洛克说,语气淡然。

约翰看着他的朋友,小小的心脏揪成一团。

“我不该——”

“我们回教室吧,差不多该上课了。”夏洛克打断了他,“哦,等下课了,我们把那只雏鸟埋了吧。”

放学后,草坪橡树下多了一个小小的土丘,上面放着几支完好的蒲公英,一颗种子都没有掉。

因为闯进科学教室这件事约翰和夏洛克都被严厉地批评了一顿,而夏洛克由于之前的种种事例,还被要求家长来校面谈。茉莉小姐似乎也被批评了一顿,她的马尾辫都显得有些奄奄的,耷拉在肩上。


那件事以后,夏洛克还是像从前一样,毫不留情地说安德森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在测验和上课的时候喊无聊,捣鼓那些别人都不懂的玩意儿,然后满足地欣赏约翰的星星眼。

那件事以后,约翰和原来不太一样了,他依旧还是那个夏洛克的小崇拜者,却越来越为后者所受的伤操透了心。

那件事以后的某天,小约翰·哈密什·华生扯着自己母亲的衣角,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义正言辞地说:

“我长大以后想当个海盗医生。”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