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Luna ‖ 带着奇怪黑色幽默感的中二手作少年 ‖ 神夏粉 ‖ 吃很多CP ‖ 东西很杂 可以用归档搜索具体标签 sorry~(标签里选“给我第四季我要死了”可以看到我所有的神夏同人...)

【BBC Sherlock】Dark Bees 黑蜂 Chapter One(III) 福华侦破向

第一章更完啦 愉快):-)

---------------------正文---------------------

John意识到有人在试图和Sherlock讲话,显然他此时已经好多了——感谢他的胃。“他就是这样,结束工作之前,没人能把他和那具尸体分开。”John转向那位略显失落的女士面前,露出表以歉意的笑容,并且很高兴此时的角度使他不足以看到那具尸体背部的完全面貌,只是余光里的一片暗红。他转而看向此时无比认真观察着死者颈部的侦探,内心写满了无可奈何。

“John Watson,Sherlock的同事,”他转而介绍自己,“请问你是Sherlock的什么朋友吗?”

对面的女士忽然笑起来,脸上泛起一个浅浅的酒窝。“我可不觉得Mr. Holmes会有什么朋友,”她半开玩笑地说,“Andrea,Andrea Murray,很高兴认识你,Mr. Watson。”

John一下子愣住了,他显然是不清楚那位知名的病理学家兼畅销作者究竟长什么样子,但眼前的人怎么看都像是应该穿着白色礼裙坐在爱琴海沙滩上在夕阳映出的地中海式建筑投影下拉小提琴的乐手,而非苦心钻研变态杀手心理的学者。“Ms. Murray!请原谅,我并不知道——”脸上的笑容惊喜与尴尬参半。

“我的室友自称是你的头号粉丝,但很明显地他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Sherlock條然转身,褪去了蓝色的手套,整理着围巾。

John恶狠狠地瞪了侦探一眼,随即立刻一脸笑意地对着Andrea。“我拜读了你的书,非常有趣。”

Sherlock突然直起身子,动动嘴唇,眼看就要对John读书时睡着一事大发厥词。军医一声响亮的咳嗽让他硬生生地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转向与John相反的方向,自得地笑了起来。

“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你们?”Andrea问。

“我们…坐在后排。”John赶在Sherlock能吐出半个字之前赶忙说。老套的借口,但总比“我这令人厌烦的室友觉得学术讲座太无聊而不打算来并且直接扔掉了你的信件,现在我们在这儿只是因为发生了一起谋杀”来的好得多。

Sherlock配合地露出满脸褶子的堆笑。

“Sherlock!”耳畔边传来Lestrade迫切而充满期待的声音,“快告诉我你都发现了些什么。”

“死者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性,背部被从脊椎从下往上划开,脊柱也被切开——非常暴力的手法,脊柱旁的肋骨被锯断后再拉出来,然后肺被扯出来。血鹰,极为残忍。”Sherlock补充说明道。

“死者是负责布置舞台的鉴证科人员,方才已经进行身份确认了,Martin Grey,我们已经派人通知他的家人。你刚才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Lestrade一脸疑虑。

“血鹰,公元三到五世纪在北欧被使用过的酷刑,这具尸体被使用了这种手法,就好像Ray Alexander。不过这具尸体看起来使用的是传统的行刑手法,与Alexander的手法不同,是没有割喉这个流程的,受刑者将在极度痛苦中因过度失血而死去,”一旁的Andrea补充道。

“Ray Alexander,那个你书中的连环杀人犯?”

“啊,至少你对他有所耳闻,真是太好了!”Sherlock一脸夸张的讥讽表情,与他的语气正相配。

“那件案子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我就算是住院了也能看新闻不是吗?况且我也没白读Murray女士的书。”

“住院?”John问。

“工作问题。”换来探长简短的回答。

“这就完了,Sherlock?你一定从这尸体上得到了更多信息。”Lestrade转向Sherlock,还未放弃地追问着。

“这里是展台也是刑场,我在颈部发现了注射的痕迹,凶手应该事先注射了镇定类药物之后将其从后台拖到这里——看到地毯上的痕迹了吗?同时它也防止了这位Grey先生被开膛破肚的时候发出任何的声音——或者说,开背破脊柱?”一旁的John对他这位室友不合时宜的黑色幽默无言以对。

“凶手显然沉着,冷静,但我认为他并不具备专业的医疗知识。”Sherlock继续道,“背部正中的刀口切面光滑且精准,找不出任何握刀的手颤抖的痕迹,然而对于脊柱和肋骨的处理却很粗糙,他用了大概是骨锯之类的东西把骨头锯开了,但是第七与第十节脊柱上和几乎每一根肋骨上除破开处外都有明显的锯痕。我之前说过他沉着冷静,因此不可能是因为心慌所引起的手抖,而是缺乏相关医疗经验所致——他不能够熟练地使用骨锯。告诉我,John,作为一名医生,精准的肌肉组织刀口和骨组织的切口那一个对医疗经验的要求更高?“

没等John来得及说话他又开始说下去,事实上他只是把那个问题当成一个不点自明的设问句,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具尸体被他视为他的艺术品展示给我们,他自认为是艺术家,没有理由在处理手法上粗心大意,所以对骨头的处理一定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没有办法做到利落精准。”

“你们之前说Ray Alexander,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起模仿类杀人案?”

“有这样的可能,但是行刑手法已经是一个不符合原案的特征。其次,告诉我,他的谋杀案里出现过这个吗?”Sherlock指向尸体右臂上的一处灼伤痕迹。

Andrea摇着头。“没有。”

“说不定它和谋杀没什么关系,它看起来就像个烟头灼伤的痕迹。”John评论道。

“直径约为1.5到2厘米的物体造成的,我不认为是烟头。不过你说的可能无关倒是诚然。“Sherlock说。

“你们不打算审问Ray Alexander?我记得他被关在布里克斯顿监狱。说不定他收了什么学徒之类的。有些变态明显觉得只有自己还不够,还要把别人也变得和自己一般心灵扭曲。”

“Hmm…你真仔细读了那本书?我真感到惊讶,John。”

John看着Sherlock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发出埋怨的哼声。

“他死了。”Lestrade说,“四个月以前死的,死在监狱的病房里,急性肾衰竭。”

Sherlock的眉毛抖了一下。“好极了。”他说,“活着的Ray会是一个更合适的入手点。”

“我想在这一点上我或许可以帮上忙?”Andrea小心翼翼地看着身旁的侦探,语气中的试探意味明显不过。

“啊,毕竟你也是他连环杀人案时苏格兰场的特别顾问,Athena。“Sherlock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令人捉摸不透。

那位病理学家在原地呆呆地愣住了,脸上写满了备受打击而遗留的阴影。

“Andrea!我的老天!“John忍不住感叹道,如果他能逃脱人身攻击的罪名,往侦探脸上来一拳就会是他要做的下一件事了。

“Excuse me?”

“Andrea,不是Athena。Mr. Holmes,虽然你对我使用了与希腊神话中智慧与技艺的女神相同的称呼是挺恭维我的,但我暂时还没有改名字的打算。”Andrea回过神来,立刻给自己和John打了圆场。

Sherlock又是一脸堆笑。“Andrea is a good name.”

总有一天我会给他来上一拳,在回221B的车上,John如是想。

-------第一章完,未完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13 )
TOP